AI完全占领医院?决定生死?
2017-08-30 715分享
转载于:今日头条http://www.toutiao.com/a6460024743097205005/
AI+医疗系列报道(五):AI完全占领医院?决定生死?

如果你生病了,需要去医院,想起排起长队的挂号处、摸不到头脑的科室和看不懂的医生处方,你是否希望医院可以更“智能”一点?或者你听说过一些“误诊”案例,病人在基层医院检查后无果,却在大城市三甲医院检查出了重病。这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医院的医疗能力能否更强一点?

这些问题都是中国医疗领域的困境,难以解决。然而AI技术在医疗行业的加速渗透,却让我们看到了改变的可能。在国家最新颁布的医疗新一代发展规划中,人工智能已经作为了医疗行业的刚需。

8月20日,科大讯飞与安徽省立医院宣布共建“安徽省立智慧医院(人工智能辅助诊疗中心)”并正式揭牌运行。紧接着,8月26-27日,在国家卫生计生委、安徽省卫计委的指导下,科大讯飞与清华大学联合研发的人工智能“智医助理”机器人在国家医学考试中心监管下参加了2017年临床执业医师综合笔试测试,北京市国信公证处全程公证。

近期科大讯飞的这两起医疗事件,是否意味着AI可以完全占领医院,替代医生决定病人的生死?本文将做重点讨论。

AI医疗的飞速发展

AI+医疗系列报道(五):AI完全占领医院?决定生死?

健康是每个人生存的基本需求,而在中国一千个人才可以平均到1.5个内科医生,其他的医生数量比例也大抵如此。传统的医生在看病的过程中更多使用排除法,在诊病的几分钟时间里,只有他获取了足够的信息,才能更精准的判断你到底是什么问题。

其实,这些信息可以依靠人工智能技术的落实而解决,人工智能可以在辅助诊疗、医疗影像、手术机器人、健康管理、新药研发等每一个场景“落地”。因此人工智能在未来承担了提升医生能力,改变医疗现状的支持作用。

科大讯飞这一次推进的智慧医院和AI医考已经不是它第一次布局人工智能+医疗。早在2016年6月,科大讯飞与安徽省立医院成立“医学人工智能联合实验室”,依托科大讯飞的多项技术创新和安徽省立医院的医疗资源,开展联合科研攻关。

本次智慧医院落地的产品涉及:智能导诊导医机器人“晓医”、人工智能医学影像辅助诊断系统、门诊语音电子病历、口腔/超声语音助理、云医声移动医护工作站等。

除科大讯飞外,在AI医疗的产业中,短短几年,已经有近万家创业企业进入,在大医改的历史变革中,成绩有些已经很明显。

在美国有一个AI医疗筛选测试,让一个非常有经验的医生查看几十张皮肤癌的切片底片,再让一个AI去筛查,AI筛查皮肤癌的能力比医生增加10%。AI的理解和预测能力可以彻底改变传统医疗。

今天的AI医疗可以被称为智能医学。能力的提升取决于深度学习,体现的形式则是辅助诊断的专家系统。

例如甲状腺筛查的评估,甲状腺无论是结节、甲亢、甲状腺癌,每种病发病率都非常高,对我们国家来讲它是一个公共卫生学事件,究其原因是因为碘盐造成的?还是因为其他原因造成的?我们不的而知。目前,已经有机构开始通过大数据对甲状腺疾病进行筛查、评估,这样做的目标是把甲状腺的筛查介入到医学中间,做疾病跟踪管理。

此外,我国有1.1亿糖尿病患者和4.9亿的糖尿病前期患者。食物摄入管理对于患者血糖维持至关重要。目前通过将医学文献中糖尿病的病理分析转化成算法供给机器学习,AI提出患者管控计划大大提升了对糖尿病的管控能力。

类似案例不胜枚举。未来的AI医疗形态中,给医生辅助决策的全科医生机器人和给患者陪护用的机器人都会出现。全科医生在中国急缺,可以用辅助专家系统提升基层的医疗水平。比如社区、乡镇、村卫生所等,一部分AI医疗企业已经在推进这个进程。让机器人在卫生院给医生做助手,帮助全科医生做常见疾病的诊断治疗,慢病的管理,医学知识的查询,以及医疗信息的录入等。

AI医疗的关键逻辑

AI+医疗系列报道(五):AI完全占领医院?决定生死?

弥补中国医疗缺口只能靠技术,AI不可或缺。回归到医疗的商业本质,AI能够真正向病患提供准确分析,从而给予更精准的治疗方案,真正解决医院、医生的问题,可以成为这个产业中价值宝贵的一环。

AI医疗衍生出的智能医学有一个很重要的理论点是4P医学,分别代表预测性、预防性、个性化和参与性。四个角度的联系是,有了预测才能进行预防,然后才可能做个性化,最后才可能得到整个参与性。

整个过程的参与性不仅是指医学和护理人员管理患者,而是医生跟患者本人共同制定的方案,因此患者成为这个体系中间非常重要一环,而不是传统形态上的被动管理的存在。

这个理论可以贯穿医学服务中的每个环节,第一个环节预防,接下来是保健,然后是诊疗,最后是康复。除了这些基本的医疗逻辑外,还要和AI的部分紧密结合,才形成最终的智能医学。

AI医疗是否会颠覆医生?

AI+医疗系列报道(五):AI完全占领医院?决定生死?

人类对于AI的期望能力是无限大的,在社会发展阶段的预测中,存在这样的一个说法,AI可能是人类最后一个发明。

我们假设AI的能力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级别,拥有人的思维和神经感知,再加上超乎想象的运算能力。只要达到了这样的场景,以后就不用人类再去发明什么,所有的发明创造全部都由AI制造出来。这样的预测是大胆的,也是恐怖的。

不过站在AI医疗的领域中我们去思考AI的能力,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对于快反应、强反应、数量级等这些人类存在能力上线的方面,AI可以轻松超越数倍,人面对机器是弱小的。相反,任何的慢思考和灵活的判断,机器永远做不过你,例如所有的医疗最后的判断源自于更多的维度,是根据诸多信息综合评判的,所以暂时不需要考虑会被替代的危险。

但AI拥有部分“人类无法解释”的能力,这才是最可怕的。就像前文提到的皮肤癌的筛选测试。几十张皮肤癌切片的图像,在一个具有丰富专业经验的皮肤癌专家面前,专家使用了三天判定完所有的结果,完成了72%的精准判定,这已经是人类偏高的判断水平。

但AI仅通过半天的机器学习,很短时间就完成了几十张切片的筛选和病情判定,最终的判定病情的精准度高达82%,整整超过了人类能力的10%。对于这10%的能力提升,我们可以做出很多的思考。

首先,这10%意味着将有一部分的人从不被拯救变成被拯救,这是挽救生命。其次,这10%是完全经验丰富的专家无法判定出来的,这意味着10%的能力是人无法解释的,就像是柯洁输给AphlaGo的时候,内心痛苦的来自于AphlaGo完全超乎正常逻辑的思考的打法,使AI 与人对比,表现出不是同一维度的认知能力。

如果在AI超越人类能力的10%中发展出了人类不能想象的内容,颠覆和取代是必然发生,这才是AI最恐怖的关键点。只要AI的能力还有人类研究不透的,威胁的质疑就会存在,但面对这中国目前的国情现状,AI医疗势在必行,有无数家企业将未来赌在了这里。国家新一代AI发展计划也证明如此。

市场的变化一定会淘汰弱者,淘汰生产力弱、生产效率低的组成部分。因此,AI医疗代替的是医疗生态中,效率低下的部分岗位。AI带来的是社会的进化而非社会的颠覆。

联系我们

北京市

  • 010-82888090
  • beijing@deepwise.com
  • 海淀区海淀大街8号中钢国际广场21层 100080

杭州市

  • 0571-88089509
  • hangzhou@deepwise.com
  • 余杭区仓前街道文一西路1818-2号8幢705室